MENU
ADVERTISEMENT
inmr adv CTC

我们对输电线路的眷恋发生 了什么变化?

April 12, 2017 • Editorial, Marvin L. Zimmerman, Photo of the week

将离任的 (架空线路) 研究委员会B2的主席Konstantin Papailiou以一首生日歌为刚结束的国际大电网会员大会揭幕。他庆祝的是史上第一条架空线路诞生125周年, 这条架空线路为三相交流线路, 1891年夏天投入使用, 运行于从劳芬到法兰克福。当时, 损耗约为25%, 但仍然被视为一个技术奇迹。50年中, 不断有国家将供电能力与经济和社会进步挂钩。输电线路受到普遍的赞赏–甚至被印在邮票上纪念。

对于现今公众对输电线路的不信任和反对有几种解释。一种解释是, 尽管有确凿的证据认为输电线路与危害健康有关, 人们很容易对他们所看不见的东西产生恐惧, 因此更容易相信电磁场在某种程度上伤害了他们。于是, 凭感觉认为难看的输电塔毁坏了城乡景观。而且仍然有另一些人将输电线路视为发电厂伸至远处的“触角”, 制造污染和加速气候变化。很显然, 尽管电力具有众多优点, 但架空线路仍然有形象不佳的问题, 数十年来未曾发行过赞美架空线路的邮票。

我们对输电线路的眷恋发生 了什么变化? inmr

最近在慕尼黑召开的2015 INMR全球电力大会上, 其中一个分会场专门探讨针对未来杆塔外观的提案。这一分会场的专家们纷纷赞同, 输电线路目前的形象问题可以归结为其一直保持着几乎不变的外观。的确, 很难想象在过去的60 年中, 人类所创造的任何东西中仍有未曾发生过巨大变化的, 从汽车到火车到船舶到建筑物到电话再到时尚。但当今修建的许多输电线路仍然与上世纪40 和50年代邮票上的输电线路如出一辙。看一下奥地利1947年发行的邮票便知!

当然, 首要目标始终是确保电力系统安全可靠以及成本低廉地运行几十年。如果达不到上述的标准要求, 其他方面无关紧要。但我们生活在一个以貌取物的时代, 如果某种东西看起来陈旧又过时, 那么很容易遭到反对甚至鄙视。

好消息是, 供电行业已经开始意识到, 未来的线路不能完全依靠过去的设计而建造。本期的一篇专题文章 (见12页) 论述了一个TSO (输电系统运营商) 如何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小国家应对新输电线路面临的挑战。工程师们在新建项目中大幅提高了输电能力, 主要使用可再生清洁能源, 沿着现有的线路走廊并采用紧凑型杆塔。社会大众能找到抱怨的理由吗?

以下照片也显示了横穿挪威奥斯陆附近风景如画的拉斯塔社区400kV线路(见52页)。十多年前建成的该线路以美观可见度最小化的方式穿越对环境敏感的地区, 为当时的一条前卫输电线路。尽管比传统的格构杆塔昂贵得多, 此处真正的选择不是传统的杆塔, 而是地下电缆。这一措施显然很成功, 并且可能是未来输电线路设计的先锋思维模式之一。

Marvin L. Zimmerman

分享至:

Related Posts

« »

INMR主要的广告商包括且不限于:

Taiguang